詹宏志:帶上書本去旅行

2016-07-27 10:40 來源: 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長江網訊(長江網汕頭大學i記者 劉曉欣 李倩彤)

馬克·吐温著《The innocent abroad》(《傻子旅行》)時寫的一句話:“I am sure I have written at least honestly, whether wisely or not.”道出人之所以要旅行的緣由,這也是詹宏志的捧書在外遊走的一個緣由,旅途中雖略顯木納愚笨,卻滿載誠摯,智慧與否,讓旁人評去。

  詹宏志在講座上分享讀書和旅行的經歷與感悟。李倩彤/攝

  設計一場想象中的旅行

  對於自己過往的出國遊歷,詹宏志自認不過是“書呆子的放洋”之旅。很多時候,人因為書的描述而去旅行,寫書人的文字影響了看書人的情緒,有趣而生動的文字挑起了人想要前往一探究竟的好奇和慾望。

  因為讀書而引發一場旅行,動機可以有很多。有時只不過是想象到歷史上某一個血肉之軀曾經走過此地,便心頭一熱,拿起行李就想要出發,有人旅行,意不在吃喝玩樂,而在於精神之追隨。去愛爾蘭不賞大河之舞,不品黑啤和古比芝士,只願與十九世紀的王爾德仰望同一片星空;到英國劍橋,不為別的,也要找到那“不是清泉,是天上虹”的康河,觸摸那“河畔的金柳”。詹宏志笑言此等人定是“受到了書的荼毒”,但他深知,此非荼毒,實是薰陶與感染。當紙上的美與現實的真相結合,讀書與旅行的意義也一併交融了。

  在詹宏志的眼裏,書可以是旅人的武裝,“書呆子”可以從書中得到幫助。“When I travel, I always arm with a couple of books.”他説,因為有書與我相伴,我並不害怕。因為有書的解讀,儘管遠方是陌生境地,也覺得熟悉心安;因為有書的指引,即便目的地深藏於暗巷,也未覺慌亂,只要帶上書本,就可以隨心開始一段新的奇遇旅程。

  一段“因書而去”的逗趣之旅

  出門看世界仍對書籍心心念念,一步一路都緊隨書中指引,真是不折不扣的“書呆子”。

  詹宏志説,書呆子就是什麼都相信書,儘管可能已經被書害慘過好多次。對待萬物,書中似乎永遠都有一個答案,像是書呆子的信仰。

  所以“書呆子”帶着書去旅遊。一次,詹宏志去意大利的托斯卡納遊玩。因為深受一位美國作家寫作的周遊美食指南《The Food Lover’s Guide to Florence, with Culinary Excursions in Tuscany》的影響,他決定親身前往當地一探究竟。

  書中提及托斯卡納一處做三明治很有名的地方,“它不只是一家三明治攤子,它是一項衝撞式運動。”前往這個店品嚐的人非常多,顧客們在點餐的時候往往爭先搶後,擠撞成一團。更多的時候,顧客只能與櫃枱隔着遠遠的距離,高舉起手,喊着點餐。成功點餐後,服務員會遞過來一張小票用以取餐。詹宏志覺得作者對這家餐廳的描述非常有趣,決定去嚐嚐,與書中的世界會一面。

  要點餐,就要先會説意大利語。沒學過沒關係,書在手上。在意大利語裏,燉牛腸麪包念panino con Lampredotto,煮牛肉麪包念panino con Bollito,死記硬背下這幾個單詞,也不確定發音準不準,就去實踐點餐了,隔着人羣大喊,亂講的意大利語竟一路通關。“書叫你這樣做,你就這樣做了”。吃罷,詹宏志感覺自己就像是終於完成了任務,非常痛快。不論是吃飯的餐廳,抑或是品嚐的菜餚,皆從書中所言。像是一個學步的孩童,掌中之書就是牽引的手;又像是一個偏執的愚人,誓要把清單上的任務逐個消除,即使最後發現這個食物是法國的窮人食物,牛腸也並非牛腸,也無妨,與現實相遇,就是最美好的回憶。

  帶着故鄉的眼光去旅行

  旅行之後,便又是一個新的篇章。

  旅行的感受,在旅行之中很難真正去體會,等到旅行之後,或許能夠有不同的啓發。詹宏志舉例道,大叔大媽到日本旅行,參觀的同時就不斷地對比台灣和日本的街道,“日本的街道好乾淨啊。”等回到台灣,一段時間內無法適應台灣的街道。這在詹宏志看來,就是典型的帶上故鄉去旅行的症狀,遊人在路上,去的時候無法理解異鄉,結束遊玩,回來之時也無法理解故鄉,這一來一回的轉換,人的意識和體會也在不斷地交融,帶來新的思考,也是旅行的一大裨益。

  詹宏志回憶起一次山上的旅行,爬山中遇到一個身背很多東西的男子,以為是旅途中一起匆匆相遇的過客,本不在意;等到到了山上的旅館,對山裏為何有魚感到十分疑惑,才驚覺這些東西可能都是這個男人從山下背上來的,頓時感到內心有罪惡、有感激。後來再一次在電視節目上看到這家旅館,仍然對那份感激存有記憶,旅行彷彿也被賦予了一種新的含義。

  旅行最後一步便是書寫回憶。很多記者在以往的採訪中都會問詹宏志 書寫旅行筆記的問題,他卻認為不要刻意為之,書寫在旅行之後是一種自然而然生髮的本能,文字是“自然動力法”的釀造,是達到上下傳遞,賦予意義的存在。如果這段經歷是有趣且特別的存在,那就要用心去記錄下來,“我希望我成為一個描寫狂,我希望看到我文字的人也會和我當年為書而去一樣,為我書寫的東西而去。” 詹宏志説。

  作為一個“書呆子”,詹宏志最後選擇迴歸到讀書。他認為,旅行不是所有人都能實現的,但是讀書是每個人都還可以做到的。通過閲讀,我們可以像嫁接植物一樣,將別人的思想吸收在自己的身上。

  作家簡介:

  詹宏志擁有超過三十年的媒體工作經驗,創辦《電腦家庭》、《數位時代》等超過四十種雜誌,他是中國台灣著名作家、編輯、出版人及電影人,同時,也是PChome Online網路家庭出版集團和城邦文化創辦人。

 

詹宏志從書包中掏出在這屆書展中購入的書籍,展現“書呆子”魅力。李倩彤/攝

 

責編:王衝 

  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